金星:我不是辩论型 最看不起拿我和高晓松比的人

2015-08-13 14:36  来源: 南都娱乐周刊
 

  金星

  在娱乐圈,金星一直算是个异类。舞蹈家、评论家、评委、主持人……每一个都是她的标签,但任意一个似乎也无法完整地概括她。在这之前,世人知道的金星,是她在舞蹈领域里做出的亮眼成绩,以及在个人生活中非凡的经历:在事业顶点毅然决定变性成为女人,收获异国爱情和婚姻,抚养三个孩子成为母亲。而现在,她的口头禅成为网络流行语,脱口秀桥段被众多明星疯狂模仿,她频繁地在《超级演说家》《妈妈咪呀》《奇葩说》等节目中担任导师和评委,犀利毒舌的个人观点频频引来争议。这些更符合当下语境的东西,稀释了那些投射在她私人领域好奇而探究的目光,逐渐成为了金星最广为人知的标签。

  接棒《奇葩说》

  “最看不起拿我和高晓松 来比”

  接棒《奇葩说》第二季团长前,金星看过第一季。在第二季开始,马东向金星发出了邀请,却不是邀请她担任节目的女神(嘉宾),而是让她接任离开的高晓松。经过一番考虑,她接下这个工作,“我要为我的脱口秀做积累,我要去看看现在80后、90后是怎么说话的。”理由简单,毫不掩饰。

  但不少粉丝和观众发现,第二季中金星的存在感并不高,不管辩论环节还是团长总结环节,发言频次都不高,出彩的发言和点评也不多。而上一季,同样位置的高晓松以嬉笑怒骂炮火猛烈出名。比较总是在所难免,但金星又是矛盾的,在个人脱口秀上挥洒自如,屡出金句,但在《奇葩说》中她却自认没有辩论欲望,也不想和男人争论,这是她认为一个女人的传统本分。

  南都娱乐:接第二季会犹豫吗?之前马晓康的组合那么受欢迎。

  金星:我倒不在乎这个,做不好或者怎么我倒没心理负担。我只是觉得,哎,挺好的,能有这么个机会去感受一下80后、90后怎么聊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辩论型的人,但我想听听怎么辩论,我参加今年所有综艺节目,其实一切都是为了我的脱口秀做准备。别人付你钱,你又学到东西,多好啊。

  南都娱乐:参加完这一季,吸收了什么?

  金星:其实这一季下来,我们探讨了很多问题和观点,让我重新审视了一下,观点可以这么考虑。而且我真不是一个辩论型,我的观点,就几句完事了。但辩论是需要先制造氛围,引经据典,貌似很深奥,其实核心就那么一点点,但我的个性就直接把核心放在这了。但我的风格也是弥足珍贵的,就直截了当、不浪费时间的。他们有很多观点跟生活结合的还没有,没有来自真正之阅历,最后落实到现实生活当中来,我就是在那个底下拽着的。

  南都娱乐:那怎么给自己在《奇葩说》定位呢?

  金星:就是挺像金星的,我不需要去模仿高晓松的风格, 而且我最看不起,拿我和高晓松来比的人,不具可比性。高晓松是清华的,我是军艺舞蹈系出来的,我的价值是在我生活经验的积累,那你这些人没法跟我比。把书拿来引经据典,这是高晓松的强项;康永哥的偷换概念,也是强项,所以这是文人墨客玩的游戏。男人之间可以玩这个东西,玩得特别好。但我是女人,坐在背后,就不产生辩的欲望,明白了吗?咱们古话说好男不跟女斗,女的也不想男的争什么东西。我就觉得我听不明白了,我就再考虑考虑吧,我就觉得不论完全是本能的,女人特别感性,我是凭直觉的。不像男人会把辩论当作一种游戏,我不是的。

  南都娱乐:但很多喜欢你的网友,觉得在《奇葩说》里看得不够过瘾。

  金星:没有,因为这不是你的主场。我像一个客人一样,慢慢进入佳境,而且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是,女人千万不要跟男人争风头,你看我多传统,女人跟男人再争风,也显不出你多好来。我在这边负责颜值。每期打扮漂漂亮亮坐在那儿,然后有一些观点接地气,我就完成我的任务了,跟男人争什么呀。你承担你的责任和义务就完事了,所以我觉得很清楚,我这个人能混到今天,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脱口秀魔性走红

  “娱乐圈常青树在这儿呢”

  如果说在《奇葩说》里的金星是违和的,那么在年初创办的脱口秀节目《金星秀》则完完全全是她个人的主场。接近一个小时,从采访到脱口秀到回答提问,她一个人撑起了全部环节,并且在一些问题上给出的答案和观点仍旧犀利和毒舌,“孩子被打要不要打回去一定要打回去”“对插队的人,让她们先走,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甚至她在《金星秀》中的经典“完美”手势和魔性表情成为一种流行,而她在节目中回击傲慢空姐的故事,也成为圈中各个明星争相模仿的魔性桥段。这不是金星第一次因为说话而受世人关注,此前她也频繁担任过各类节目导师,并以毒舌评委的头衔著称,她不仅对选手疾言厉色,甚至还和同场评委意见相左时而不留情面炮轰过对方。敢说敢言是她的说话风格,她甚至会毫不留情当着潘石屹的面,在节目上说:“这些企业家的话都不能信。”

  采访前,本刊记者偷偷问工作人员,私下的金星好相处吗?是否也如同镜头前那样言辞犀利说话毒舌?工作人员回答:这要看她的状态,只要她心情好就特别好说话。而敲开酒店房门,没有化妆的金星大剌剌开门迎接我们,素颜的她心情似乎不错。采访说到兴头上,会不自觉带上标志性的手势和动作,说话语速很快,惯用的语句是“姐姐我……”,说话带着高昂的情绪和强烈的观点,个性强势但又鲜明。

  南都娱乐:《金星秀》更像你个人风格?

  金星:对,直截了当。为什么这么多人现在慢慢关注《金星秀》,因为我说的每一件事情,谈的观点,真是跟他生活有关系的,咱们不是空中楼阁。

  南都娱乐:怎么看现在娱乐圈引起那么大一拨模仿你的热潮?果汁那个被模仿疯了……

  金星:我估计再过两天,都该进入中国戏曲小品序列课程了,都在模仿,好事。如果我的表达方式能够引起一些娱乐新闻,也挺好的。那天我爸跟我说,你现在这么有名啊?我爸都不上网的,但他走到哪儿,人家都说完美,金星啊。而且今天这个知名度一点都不奇怪。我没有觉得,自己怎么火,我都知道这才刚开始,往后看吧,娱乐圈的常青树在这儿呢。

  南都娱乐:那你会用自己的表情包吗?

  金星:慢慢来呗。我那些表情包做完了以后,我还跟我先生说,我说表情有这么丰富吗?我老公说的,还好,在家比较正常。他说你一进入脱口秀,你进入那个状态了。然后我儿子说,妈你平时表情要是这么丰富,多讨厌啊,眉飞色舞的。我在家里就很安静聊天,那是我脱口秀的一个特质。

  南都娱乐:荧幕上一些很强势、毒舌现象跟现实生活中不一样?

  金星:是我金星的一部分,并不是说这两个人完全是性格反差特别大,分裂的,不是的。我昨天发了微博,我说台前幕后,我都是一个人。

  南都娱乐:有一个网友评论说他觉得在节目里你太真了,什么东西都掏了说,这其实对你来说是不安全的,怎么看他这观点?

  金星:真实和真诚是我的价值所在,我连这个都不拿出来,你干吗啊?为什么很多人喜欢《金星秀》,因为很多结合我看到的、我经历的,然后我有感而发,这是金星的特点。

  南都娱乐:比方说太过直白,太坦诚曝光自己,会引来一些不好的非议。

  金星:还好吧,金星足够强大。如果没那么强大的内心,我也不会站在公众面前,我太清楚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

  南都娱乐:所以这些网友的评论,或者别的也好,没有让你觉得接受不了?

  金星:没有。网友就事论事的话,什么观点我都接受。但那种无聊的人身攻击,那就欠骂。比如说你不喜欢我在《奇葩说》,你说金老师你不是一个辩才,都可以,这我都接受。闲着没事,骂我,骂我孩子,骂我个人生活,又拿我变性来说事,无聊嘛。

  南都娱乐:但很多人会认为你问问题的尺度会比较大,明星应该会Hold不住,考虑过上节目的尺度问题么?

  金星:我是挺敢说,但我没有说特别恶劣的话,只是人们不习惯这个语言在电视当中出现,这不是我的问题,是电视媒体控制的问题,我讲的都是人话。那怎么不能问呢?你不回答是你的问题,我就问黄健翔睡了我多少师妹,就跟聊天一样的。他就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就仅此而已,而且我是那种底线操守很明确的,你把我所有的话翻出来,哪句话不能说?

  南都娱乐:你的底线标准是什么?

  金星:要尊重所有人,你谈话可以骂得很狠,但你不要侮辱这个人,侮辱人格这绝对是底线。你别看我在之前说哪个明星,我只说就事论事,一个态度、一个观点,没有攻击这个人,没有。你把我网上所有的话说出来,我没有任何直接攻击某个人。

  毒舌点评娱乐圈

  “他们都怕我”

  严格来说,金星只能算是半个娱乐圈人士,尽管她现在身份是主持人、评委。她甚至还在《分手大师》等电影中小小客串过。但她和娱乐圈的关系微妙,似乎总是以一种圈外人姿态审视和打量着这个圈子,这种距离才能保证她能随时准备跳出来点评一番。她曾经毒舌点评过巩新亮,也曾直白表示不喜欢郭敬明和《小时代》,还在节目中痛批陶喆是渣男。每次对明星嘉宾的采访,她的提问总是辛辣敏感到让一旁明星经纪人直冒冷汗。甚至她在《奇葩说》中直接向黄健翔发问:“你睡过我几个师妹?”也会大胆地对男神廖凡表达“想睡他”的好感。她甚至还在节目中公开放话,邀请陈赫来节目中聊一聊。“娱乐圈多乱啊,三观都不正,需要姐这个大法官来调整调整嘛。”她自比为娱乐圈的大法官,带着一种震慑的味道。

  因为敢问和直言,圈中不少明星甚至怕她,“一上来很多明星都很紧张,他们说金老师摸摸我的手,哎呦,小手冰凉,我就说别紧张别着急。”在她看来,就算是针对圈内明星,没什么是不能问的,你可以不回答。而上完节目后,她却表示很多明星都跟她表示特别喜欢和她聊天,比如余少群跟她说和她聊天感觉像回到家,比如王迅表示没事要常过来聊聊天。再比如,刚上完她的脱口秀的张靓颖,在随后不久的演唱会临时决定向男友求婚。“姐就因为你,我跟你聊完了以后,我突然就全明白了,在唱那首歌的时候,想着你说的话,女人该做什么,人应该更加真实地对自己,就做了。”金星复述了张靓颖事后给她发的信息,“她说,你知道你的话影响力多大吗?”

  南都娱乐:那不担心你的毒舌会影响你在圈子里的人际关系,很容易得罪别人吧?

  金星:不会的,现在很多观众慢慢看《金星秀》后,发现我不毒舌了,发现我真是一个知心大姐了。中国的明星都习惯了,去访谈的时候,让经纪人要好提纲,到我这儿没有的。所有演员不认识我之前,都怕我,所以很多人一上来,我说干吗那么紧张,他说金老师摸摸我手,小手冰凉;我说别紧张,男的就开始出汗。当聊完以后,明星,包括经纪人都说,哎呀,他们状态从来没这么松弛过。

  南都娱乐:你对这些嘉宾,会代入自己的感情因素吗?

  金星:没有,这是我的观点。如果陈凯歌来,我该跟他说你哪部电影是烂电影,为什么那么烂?(现在很难会有人敢这么直接问吧……)对,就是。我说和你那个里程碑式的作品,都是你一个人产生的,怎么回事?然后我想问他,是不是跟你睡的女人有关系?

  南都娱乐:你会这么直接问吗?

  金星:嗯。我觉得每个阶段作品产生,他们睡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南都娱乐:他应该不会来这个节目了吧?

  金星:因为他想要到我节目来,我说可以。他说得带着陈红,我说我问题太犀利了,我说我跟陈红不熟,但我跟你很熟,你要能跟我当着你老婆的面回答问题的话,你让老婆一起来。他说那算了,他说再酝酿酝酿。

  南都娱乐:感觉现在越来越多艺人敢去上你的节目了。

  金星:敢去上我节目的明星,起码还是道德标准口碑还算不错的,要不然心里有点猫腻、心里没有底的,自己也不敢过来,他兜不住。

  南都娱乐:做完节目,他们都跟你成为朋友了,还是被你伤害得多?

  金星:没有受到伤害,有的成为朋友,觉得相见恨晚,突然找到组织的感觉。张靓颖也是,就因为跟我聊完天,那天她演唱会唱着歌,想起我跟她说的话,当时就求婚了。她说,姐就因为你,我跟你聊完了以后,我突然就全明白了。

  南都娱乐:会有明星说,采访后期要修缮一下吗?

  金星:有。明星倒还好,那些经纪人倒挺麻烦的。有时候,现场我说经纪人出去,我说你们跟个看家狗似的,在那儿看着干吗呢?你没这个胆,别跟我聊天,干吗呢?我帮你宣传什么呢?那么多综艺,你上去呗。

  南都娱乐:所以其实你就算不喜欢,比方说某个公众人物,你也会去跟他探讨。

  金星:当然了,我可以探讨,就完事了。我告诉你,将来中国最有生命力的访谈节目就是《金星秀》,等着看好了。你得这么聊天,我对这个事情,我想跟你聊一聊,我可能对这个人一点感觉都没有,但这件事情我要感兴趣,因为我能探讨出一个东西出来,为什么?他出来得有一个道理吧。

  南都娱乐:现在一直担任很多评委,又开自己的脱口秀,会觉得自己越来越娱乐化吗?

  金星:我从来没把自己当一个娱乐艺人,我不是的,我可以参加,但我觉得我一直是一个舆论的焦点,或者有观点的一个,你说我是艺人也好,舞蹈家也好,主持人无所谓,但是我是有观念、有态度的一个人。

  南都娱乐:但你现在很影响娱乐圈啊。

  金星:对啊,改变一下,多乱啊,三观都不正,需要姐这个大法官来调整调整嘛。

  南都娱乐:那怎么定位你在娱乐圈的位置?

  金星:你说不是圈里人是不可能的,但我真不是什么小明星,我从没把我定位在明星,但在娱乐圈里,我把控得比较如鱼得水,因为我知道怎么回事。我可能算是个Celebrity名人,但我不是明星。明星是要塑造一个东西,逗大家玩的,我不是的,我是做我自己的。

作者:  编辑: 吴思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