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贤曾江恩怨回顾 上世纪已互看不爽见面呛

2015-08-14 09:16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之前早有传说曾江和谢贤积怨很深,谁知今日记者会上就出事了,谢贤情绪突变,当时胡枫坐在四哥和曾江中间,四哥说:“本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但就有一个瘸子(指曾江),也不要紧,你瘸我们可以照顾,但没有想到他要坐轮椅,从头坐到头儿,感觉好像玩弄我们。

 

  昨天还听到你(曾江)说流四个小时鼻血。”四哥谢贤还激动爆粗:“你死了没有?那你不死?”曾江回答:“没死,打针停了(血)!”

 

   四哥谢贤似乎想企图掌打曾江,而坐在中间的胡枫起来帮忙劝架,期间与谢贤发生肢体推撞,胡枫眼镜被打掉,而谢贤则依然继续狂骂兼爆粗。

 

  日前,谢贤、曾江、胡枫及Joe Junio​​r在香港为旅游节目举行记者招待会,岂料,在访问环节谢贤突然怒轰曾江,一吐心中不快,愈说愈气的谢贤更不顾形象在镜头前多次骂脏话,又众目睽睽下出手掌掴曾江,令坐在中间的胡枫不幸被击中。据知两人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已互看不爽,在拍摄节目途中两人经常互相抬扛,最后才在记者会上爆发。究竟两位老人家有什么恩怨导致动手?试着理清事情经过和几方证言,看看到底谁是谁非?

  两人上世纪的关系:不和是众所周知

  谢贤和曾江都是上世纪60年代的一线小生,但行内的粤语片年代前辈表示两人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而不和,但两人的不和却是众所周知的事。 1954年入行的谢贤是1964年出道的曾江的前辈。由于当时谢贤是一线小生,很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加上性格火爆,而作为后辈的曾江则因自己在外留学,而不将谢贤放在眼内。两人经常意见不合,成不了朋友不但至,更经常火星撞地球。 1968年两人首次合作电视剧亦未有闹出大事件,所以其实说到尾只是性格合不来,倒也没什么大结怨。

  旅行互呛两不相让

  大队出发时,曾江与谢贤在机场休息室“开炮”。当谢贤指Joe Junio​​r上季因照顾胡枫而害他爆粗时,曾江在一旁冷笑嘲讽道:“你的粗口蛮好听啊,有娱乐性得来又有音乐感。”

  旅行期间,曾江表示自己有痛风行动不便,曾江说自己患有痛风,希望行程安排能舒服一点时,谢贤又呛道:“是不是拿了金像奖更加矜贵了?”逼得曾江晦气地说:“那我退出咯。”

  摄影期间,谢贤屡次拿曾江的年龄说事,这次录节目,四位小生远赴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拍摄外景,更会潜入军事重镇和太空人训练基地。 81岁的曾江说自己期待坐太空船,一尝当太空人滋味,谢贤用夸张的口吻呛道:“超过80岁就不能​​玩了,要体检,你89岁了喔。”Joe就承诺届时会照顾曾江,四哥及修哥即齐声说:“我不会。”

  谢贤提到上次三个小生去旅行时,他们要走九十几级楼梯上塔顶,胡枫一口气便抵达;曾江闻言即表示自己会在下面等大家,谢贤笑道:“我一定抬你,迟早都抬你。”曾江不甘示弱道:“不知谁抬谁,无所谓。”

  据悉,这次录制《四个小生去旅行》,谢贤对新加入的“小伙伴”曾江意见颇大,指上次制作费充裕,衣食住行招呼周到,担心曾江的加入会摊薄资源。

  谢贤指控五宗罪

  在记者会当日,四位小生在台上详谈拍摄点滴,初期气氛乐也融融,曾江感激三位拍档不时照顾他和为他推轮椅,主办方安排四位小生与两位俄罗斯舞蹈员跳舞时,谢贤就突然下台未有参与,之后主办方送上生日蛋糕为谢贤庆祝生日,其他三位小生都开金口唱生日歌,胡枫与曾江更祝愿谢贤有心有力。但在接受访问时,谢贤却当着记者的面大数曾江的几宗罪,小易总结如下:

  一:其实身体很好但经常装病

  二:整个节目都要坐轮椅

  三:要大家一整天帮他推轮椅

  四:配音的时候嫌谢贤拖累他

  五:欺负剧组工作人员

  谢贤首先发炮指曾江“装瘸”: “本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但就有一个瘸子(指曾江),也不要紧,你瘸我们可以照顾,但没有想到他坐轮椅从头坐到尾,感觉好像玩弄我们。昨天还听到你(曾江)说流四个小时鼻血。X你老X,你死了没有?流了四个小时还不死?”曾江回答:“没死,打针停了(血)!”之后谢贤怒气冲冲动身掌掴曾江,却误中坐在中间的胡枫,胡枫眼镜被打掉,而谢贤则依然继续骂脏话并再指控曾江:“坦白说,拍摄时我已经忍气吞声,但配音那阵子,他不给我面子,说我拖累他,他在导演、监制面前这样。自节目后,我两年几乎没录过音,他就经常去录音,如果我也经常去录当然速度也快了!读稿时,他说'本来想早点回去,现在家都回不了!'我叫他别吵,他就要教我读稿!之后,他又不耐烦走来走去,本来都想打他了,但因为在TVB。第二、打他得先配完音。录完音走的时候,他就叫我开车送他回家,我没说话就走了。'

  谢贤又大爆到俄罗斯取景期间,一直患有痛风的曾江称脚痛,每次拍完对方立刻跳上轮椅,又经常要求工作人员推车,他说:“在俄罗斯没有人敢出声,没有理由要人从朝推到晚。(你有帮忙出声反对他吗?)当时我没有出声,不可以搞事,因为一定会乱,我一路都忍。”

  问到会否跟对方再合作?谢贤说:“见都不想见!(之后有宣传活动?)有,17号我请吃饭看首播,看他敢不敢来了!(你会请他?)我不会出声,总之他看他敢不敢来。”对于胡枫解释曾江纯粹搞怪,问到对方是否讲笑话而惹来误会?谢贤说:“真假我还分不清吗,讲笑话会即刻解释,我跟胡枫都有讲笑话。”

  问到与曾江的关系,谢贤曾明言:“我们还算熟,但以前各有各拍戏,很少见。”谢贤坦言是入行六十年来第一次受到侮辱,但他为免影响录影,所以一直忍气吞声,直至记者会当日旧事重提令谢贤燃起心中怒火,之后谢贤更断言:'没有和解的可能,以后见都不想见,反正他一向不是我的好朋友'。

  之后有记者致电谢贤,他直认不讳:“打他很奇怪吗”?提到曾江笑言会等他的道歉电话,谢贤又突然火起:“等我电话?叫他等我入棺材那天啦!(很生气?)更生气啦,见过我发火没呀?他实在要教训,以为不可一世。”

  曾江的反击:你以为生病很过瘾?

  曾江承认以往跟四哥有很多误会,而且大家都是冲动的人,但其实都没什么大问题:“我们没试过动手,但争拗可以讲几十年都不是一、两次。(今次最激烈?)这次我觉得他是冲动了一点。(录音时嫌谢贤阻他收工?)我们常常互掐,是不是?但不知道他觉得这件事弄到他好不过瘾,不过有什么意思?不过不掐不说真话,我觉得这些节目,最重要就是真,大家说真话,不是为了得罪不得罪,有真的看过去才是真,有好亲切的感觉。我们互掐,可以说是不停的,这样才过瘾。”

  问他知否四哥有不满时,曾江说:“一个人几时不开心真是不知道,我不会介意,对大家的关系都不会有影响。”对于四哥出手打他,曾江说: “他都是一时冲动,拍摄时大家都有经常互呛,互呛才过瘾,这个节目最重要是够真,不会怕得罪人。”曾江表示事件不会影响到友谊,至少他对四哥是没有问题,但不知对方怎样。他说:“都几十年,我们不时有拌嘴,这次是四哥首次动手。”对于被指装病,曾江笑道:“你以为病好过瘾吗?”他指拍摄时四哥从没表现过不想帮他推轮椅,对他照顾有加。

  现场证人:曾江确有受伤

  一起拍摄的Joe Junio​​r回忆曾江受伤过程:“玩越野车的时候,车掉到水泥地里去,曾江的脚的确是受伤,可能是用力过度。但身体如何我怎么会清楚?总之大家都很辛苦。”

  TVB高层:曾江大声因为耳聋

  节目的监制苏敏仪称整个行程也未觉四人不妥。对于曾江被指呼喝推轮椅的同事,她说:“没有听过,他有时大声,是因为他耳聋,大家有时大声、好强,但其实都没有事情。(幕后向你痛诉?)没有,我们拍摄过程同前一辑一样开心、愉快。(扮脚痛?)他又没有天天脚痛,但他有同我们讲有十几年痛风,所以大家都迁就他。(站两个钟都没有事?)我们忙着录影没有留意到。”

  问到是否节目宣传技俩?苏监制否认道:“其实有他们这四位坐镇,我们都不需要再多宣传,何况我已经请到四位大帝做了这大台戏呀!”

  真正不和:谢贤和胡枫

  但其实与谢贤不和除了曾江,还有胡枫,前年两人已合作拍摄《三个小生去旅行》,期间两人摩擦不断。据悉,谢贤因不会使用洗衣机而被胡枫嘲讽:“不会连洗衣机都没见过吧?”谢贤也不输气势反呛:“我的衣服都是工人洗的。”除此之外,每逢有马车、观光车的行程,谢贤都要求坐前排自驾,坐在后座有失威风的胡枫一度气得下车离场,事后胡枫也承认拍摄过程中与谢贤有争吵。

  其实两人于上世纪60年代拍摄《难兄难弟》时,就曾因抢戏份和争宠而传出不和,当年胡枫风头比谢贤更甚,深得电影公司老板的宠爱,每一部电影的戏份都比谢贤多,谢贤不服气以辞演威胁导演加戏份,争戏争到众所周知,导演就下令两人的戏份要相等。据知,当时胡枫也相当不满谢贤因追女仔而常常迟到。

作者:  编辑: 肖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