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豫有约》民谣专场 民谣不再“被小众”

2015-08-15 11:57  来源: 搜狐娱乐

  宋冬野

 

  近几年来,随着社会的多元化,小众音乐也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和喜欢,更涌现出了一批独立音乐人,受到很多人的喜欢。

  民谣风潮再一次袭来,却和上世纪90年代的校园民谣有所不同,这个时代的民谣从校园走向了大城市,歌唱了更多城市年轻人对梦想的幻想和期待,以及他们现实生活的漂泊和无奈。他们之所以受到很多人的喜欢,就是因为歌词曲调唱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击中了很多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有着强烈的共鸣感。高晓松曾说:“摇滚是推土机,直接就宣泄,但民谣是一根针,它就是要用它的方法刺到你的心里。”

  本期《鲁豫有约》邀请宋冬野、马頔、邵夷贝、好妹妹乐队几位80后新民谣歌手。他们有一些耳熟能详的歌曲受到许多年轻人喜爱。但是在歌声背后,我们对他们的故事似乎并不了解,今天一起来聊聊他们音乐背后的故事。

  宋冬野:逆流而“乐”

  节目现场鲁豫曾问道如何喜欢上音乐,宋冬野的回答令人出乎意料。他说:“我觉得我喜欢音乐,很有可能是故意的。父母不让干什么就非要干什么,我就要喜欢这个,我就要和你们对着干,你越不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最后发现真的就喜欢上了这个。”

  但宋冬野真正发现自己喜欢音乐是在高二的时候,自己写出来一首歌,他自学吉他,写歌,当时不识谱,就用录音作为记录的方式。

  因为《董小姐》,宋冬野红了,很多人熟识他可能从这时开始。宋冬野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也受到了一些音乐圈歌手的关注,也有一些是明星,比如张曼玉、刘若英。

  有一天宋冬野所在经纪公司接到一个电话,说:你好!我是张曼玉,我找宋冬野。摩登问说:你是哪个张曼玉?那边说:我是演电影的那个张曼玉。

  刘若英说:“在某一段时间里,总是重复听着同一首歌。忘记听了几遍,听到觉得自己像消失了,钻进那歌里去了。”这首歌就是宋冬野唱的《鸽子》,后来宋冬野来台北演出,刘若英身怀六甲为他站台,同台演唱《鸽子》。

  2013年8月,宋冬野首张个人专辑《安和桥北》正式发行,凭借专辑《安河桥北》得了“鲁迅文化奖”。这张专辑对宋冬野有着重要的意义。

  宋冬野和奶奶的感情非常深,那时候刚毕业的他从事图书出版工作,除了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奶奶。后来奶奶去世,他第二天选择辞职。“以前上班是为了养活我奶奶,我奶奶去世了,我就不干了,开始去做音乐。”他说。

  谈及宋冬野和马頔的友情,二人说是从网友变成兄弟。两人是人人网友,发现喜欢的东西都一样,能聊到一块去,就成为很好的朋友。他们还有尧十三建立一个民间组织,叫麻油叶。

  2012年,奶奶去世后,宋冬野的生活跌入谷底,没有工作,和女朋友分手,一个月只有一两场演出,收入200。马頔经常跑三十公里从自己家送吃的给他,但其实那时候马頔的工资也只有1800。

  去年过年期间,宋冬野爸爸在电视上看到了儿子的广告。一向寡言少语的他,主动给宋冬野“承认错误”,说:“我明白了,以前错怪你了。”

  宋冬野说:“一下子就释然了,其实等二十多年,就为了这么一句话。”

  大龄文艺女青年——邵夷贝

  邵夷贝是近期才从鼓手转做歌手,学吉他才三个多月,至今只写过几首歌,而网上正流传的这首《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就是上个月写的,之前去看了场周云蓬的演出,被感染了,所以回来后就用他的调调写了这首歌。”

  不做饭、不打扫卫生也不想经营生活的她让父母非常担心。很快,母亲搬到北京和她一起住。

  她被逼在一个师兄开的公司里谋了份商务代表的工作,业余时间和玩音乐的朋友们聚聚。母亲在解决了她的工作问题后,迅速将焦点转移到感情问题上。“她天天说我:‘都这么大了还剩着怎么办啊!’”母亲的絮叨转化成了她创作的动力。

  “《大龄文化女青年之歌》是真情实感。我在家一个人弹吉他,随意地唱起来,我妈是第一个听众,她听了就怒了,‘怎么能唱这种歌!里面还有脏话!’”

  后来,情人节那天邵夷贝去看北大一帮师兄演出,完后在台下聊天,就拿着吉他给朋友唱,而演唱过程被一个朋友就用手机拍下。几天后,朋友把视频放上网,惹得邵夷贝很生气,不够一天就被撤下来,但就这一天,这段视频就已被无数网站和论坛转载。

  邵夷贝是名副其实的才女。高中时太迷摇滚,结果当年高考并不理想。但复读一年后的她却考出了个青海省文科状元,去了北大读新闻系。随后,她又被保送至传媒大学读电视新闻研究生。

  虽然举行了首次全国巡演,但是邵夷贝依然过得很拮据,有时不得不依靠朋友的帮助才能维持下去。而现实也证明,独立音乐确实是个“冒险的工作”。

   “逆”而独立——好妹妹乐队

  三年来,好妹妹乐队发行了《春生》、《南北》等四张专辑,开设了自己的电台,参与了《横冲直撞好莱坞》、《栀子花开》等电影的音乐创作,他们的作品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

  而生活里两人非常精打细算。金牛座的秦昊注重节省成本,有一次拍一个MV,拍完了还没有剪辑,虽然不是拍的很好,但是也已经花了几万,“当时在饭桌上,经纪人问剪辑多少钱,那个人说两万,那个万字还没有落地,我们就拍桌子说:我们自己来!”

  谈起相识的经历,两人是网友开始熟络的。第一次见面,秦昊正在当背包客在全国旅行,路过无锡的时候,秦昊就住在小厚家。他们合唱演出的第一首歌是《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因而自称为“好妹妹乐队”。

  2015年6月,好妹妹乐队发起众筹,要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开演唱会,消息宣布之初,他们备受质疑。然而一个月后,好妹妹乐队在北京举行了众筹成功发布会。

  两人通过网络众筹的方式、集网友之力成功筹得200万元,超额完成目标。并宣布好妹妹乐队2015首场“自在如风”万人演唱会将于9月12日在工体场开唱。这让他们成为挑战工体的首位独立音乐人。

  除了做众筹,二人也参与了很多电影的音乐创作,例如《横冲直撞好莱坞》主题曲《普通人》、 《栀子花开》的主题曲《年少有你》等。

  时代在变,音乐也在变,但愿这份坚持理想的执着不会改变,祝他们在以后的道路上能够越走越好。

  8月14、15日晚8:30,旅游卫视《鲁豫有约》,期待你的观看!

 

作者:  编辑: 肖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