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无冕影后”艾米揭开迷案背后的真相

2018-09-05 09:26  来源:金羊网

  《利器》中的母女三人让观众印象深刻

  艾米·亚当斯在中国也拥有众多拥趸

  卡米尔体形臃肿透露出生活状态

  母亲奥若拉看起来完美无缺

  艾玛(右)有很多张面孔

  羊城晚报记者邵梓恒

  HBO的8集限定剧《利器》近日播出了大结局,反转的剧情以及后面的彩蛋让剧迷终于拼凑出这个美国南方小镇迷案的大致轮廓,但隐藏其中的种种伏笔与难以言说的人性阴影所引发的讨论热度持续不减。即便对于五度获得奥斯卡提名、有“奥斯卡无冕影后”美誉的艾米·亚当斯来说,扮演女主角卡米尔也并非易事:“我必须要努力摆脱才能走出来。”

  小说改编收视亮眼

  《利器》是一部从女性视角展开的惊悚罪案剧,改编自女作家吉莉安·弗琳的小说处女作。2006年出版的《利器》当年入围“埃德加·爱伦·坡奖”决选,吉莉安·弗琳斩获年度新人奖,还荣获英国犯罪作家协会授予的伊恩·弗莱明钢匕首奖。吉莉安·弗琳的作品近年屡屡被改编成影视剧,2014年大卫·芬奇执导的电影《消失的爱人》也改编自其同名小说。

  《利器》讲的是女记者卡米尔为报道两名未成年少女被害事件而回到家乡风谷镇,她自己也因此跌入了黑暗的过往。卡米尔与家人关系疏离,精神状况也很不稳定,烟酒不离手,幻觉伴随着她。随着调查的深入,她发现自己和被害者有很多共同点。在挖掘事件真相的同时,她还要战胜自己的心魔……

  《利器》的收视数据相当亮眼,剧终集吸引了260万观众收看。HBO数据显示,与前一集以及剧集平均数据相比,剧终集的电视收视和多方数字平台收视数据都涨了40%,流媒体平台的数据更是涨了65%,是首播时的两倍。

  原著作者说:这是一个“难搞的女人”的故事

  原著作者吉莉安·弗琳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没想到《利器》会有这样的收视佳绩。她回忆起创作这部小说时的情形:“我在2004年至2005年间写了这部小说,当时市面上很少这样的角色,充斥市场的要么是那些坏小子、做错事的男人的故事,要么是那种‘鸡仔文学’(特指由女性撰写并且主要面向二三十岁单身职场女性的文学作品),所以我写了《利器》。”虽然有奖项加持,但吉莉安·弗琳说出版商完全不看好《利器》的销路:“没人想看关于一个难搞的女人的故事。我总是听到这样的话:‘我们觉得她写得很好,只是不觉得这本书会卖得动。’”

  三个女人一台好戏

  和《消失的爱人》一样,《利器》展现了人性中的黑暗面。风谷镇是一个阳光炽热的南方小镇,居民们悠闲散漫,然而,看似平静祥和的小镇却因为少女被杀案而阴云笼罩。其实,命案只是贯穿全剧的线索,而让观众印象深刻的是片中三个女性角色:卡米尔和母亲奥若拉,以及卡米拉同母异父的妹妹艾玛。

  艾米·亚当斯:我能感受到卡米尔的痛苦

  饰演女主角卡米尔的艾米·亚当斯一向是电影圈宠儿,《美国骗局》《降临》让她在中国也积累了一大批拥趸。而与以往温暖睿智的银幕形象不同,艾米·亚当斯在《利器》中外表颓丧厌世,内心却有着难以弥合的巨大伤口。为了扮演这个复杂的角色,艾米·亚当斯不惜增重以展现角色混沌的生活状态。她表示:“只要有助于塑造人物的状态,我不会考虑其他虚荣的东西。”

  剧中的卡米尔某种程度上是风谷镇的“叛逃者”,她离开了暗流涌动的家乡,逃离了晦涩难言的过往,来到大城市成了一名记者。但她并没能真正战胜自己的“心魔”,对于母亲的控制欲无力反抗,只能通过自虐排解心里的苦闷,她永远穿着长衣长裙就是为了掩饰身上的伤痕。艾米·亚当斯说:“卡米尔是真正的遍体鳞伤,从头到脚,拍摄时要弄好全身的伤疤差不多要四个小时,这意味着我要几乎全裸地站在那里将近4小时。那些伤疤是用胶水做的,先涂上粘合剂,然后把伤疤粘上去。”那是一个相当繁琐甚至恼人的过程。

  拍摄《利器》的5个月时间,对于艾米·亚当斯来说相当不好受。她说:“我经常说,如果我拍完一场戏时感觉自己想哭,那就对了。卡米尔不是一个会在别人面前哭泣的人,她会把这种痛苦内化。我演她的时候完全能感受到这种痛苦,经常会在凌晨两三点无法入眠,或者在半夜突然惊醒,有种无法解释的恐惧感和自我厌恶的感觉。我自己必须努力摆脱这一切才能走出来。”

  派翠西娅·克拉克森:奥若拉对心理疾病不自知

  卡米尔的母亲奥若拉是风谷镇上圣母般的存在,她出身于南方贵族家庭,总是衣着光鲜,言谈得体。但这个人物却有着相当黑暗的另一面,她有着强烈的控制欲以及对爱的渴望,并通过自己调配的药剂来控制孩子。

  扮演奥若拉的派翠西娅·克拉克森出道以来共出演过50多部影片,并在20余部电视剧中担任重要角色,曾多次获得包括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金球奖最佳女配角提名在内的各种荣誉和奖项。这次她扮演的奥若拉甚至夺走了卡米尔的不少光彩。“她有着完美的头发、指甲以及鞋子、化妆品和各式各样的服装,一切都是精挑细选的。”派翠西娅·克拉克森说,“她掩盖着自己的精神问题,甚至对自己的心理疾病并不自知。”

  随着剧情的展开,奥若拉对女儿们的精神虐待以及控制让观众不寒而栗。派翠西娅·克拉克森对此进行了解读:“在她看来自己是一个好人——为社区服务,拥有完美的生活,总是看起来光鲜亮丽,她希望她的女儿也能做到这一点。保持完美总是会让人筋疲力尽,她和她身边的人最终都会崩溃。”

  伊莱扎·斯坎伦:艾玛像蛇一样来去自如

  “不要告诉妈妈。”艾玛对卡米尔说。《利器》剧终的这句话,不仅让卡米尔呆立当场,也让荧屏外的观众们不寒而栗:原来艾玛才是风谷镇未成年少女被害案的真凶。

  作为奥若拉的小女儿,艾玛在母亲面前努力扮演着好女孩,私底下却有着另一副面孔。她不容许其他女孩分走母亲的爱,为此不惜痛下杀手。19岁的扮演者伊莱扎·斯坎伦表示,导演给了她很大的空间,让她自己摸索这个角色。她说:“艾玛有很多面,如果给她打上标签,对她就是一种限制。某种程度上,她就像蛇一样,可以融入各种场景,又悄悄溜走。”

  伊莱扎·斯坎伦通过这部剧证明了自己的演技,接下来,她将加盟格蕾塔·葛韦格执导的新版电影《小妇人》,与西尔莎·罗南、艾玛·斯通、佛罗伦斯·珀一起饰演马奇家的四姐妹。

作者: 编辑:肖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