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向黎谈古诗:我像走进了一座大花园

2018-09-12 21: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北京9月12日电 (记者 高凯)“我像走进了一座大花园,东看看,西看看,看到园景哪里美就停下来用心欣赏,没必要了解花是什么以及属于什么科。我只要把里面触动我的那一点抓住,准确地传递出来,让别人感觉到那点触动,也许别人的那扇门就开了,我想这也是一个写作者、一个作家应该做的。”著名作家潘向黎近日推出收录其品鉴中国古典诗词的新作《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谈及自己读古诗所感受之妙处,这位文风典雅的女性作家作出上述表示。

  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SKP RENDEZ-VOUS联合主办的“不在柳边在梅边——古典风雅与当代生活”11日晚举行,著名作家、文学博士潘向黎及著名出版人、文学评论家潘凯雄就《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这本书畅谈了阅读古诗词的妙趣,并就“古典风雅与当代生活”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和交流。

  潘向黎,生于福建,长于上海。著有小说《穿心莲》《白水青菜》,随笔集《茶可道》《看诗不分明》《万念》《如一》等多部。出版英文版小说集WHITEMICHELIA(《缅桂花》)。荣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第十届庄重文文学奖、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第五届中国报人散文奖等多项大奖。作品被译成英、德、法、俄、日、韩、希腊等多个语种。

  潘向黎自幼沉浸于古诗词的艺术氛围中,《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收录了她近年来品鉴中国古典诗词的最新力作,本书于2018年8月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全书共分五辑,在这些文章中,潘向黎展示了宽广的眼界和独到的品位,在品读自己熟悉、喜爱的古诗词时,也大量引用古今学者的评点文字,进退裕如。本书延续了作者一贯的典雅风格。潘向黎的散文,就是她自己在说话,七分淡然,三分质朴,总有坦荡的真性情流淌其间。

  关于对古诗词的品读、赏析,潘向黎坦言,自己不是古典文学专业出身,不同于专家学者那般仔细研读,她更多的是以一种非专业的态度来欣赏古诗,在潘向黎看来,“读古诗就像是走进一座大花园,东看看,西看看,看到园景哪里美就停下来用心欣赏,没必要了解花是什么以及属于什么科。我只要把里面触动我的那一点抓住,准确地传递出来,让别人感觉到那点触动,也许别人的那扇门就开了,我想这也是一个写作者、一个作家应该做的。”

  孩子应该几岁开始读诗?这是很多人普遍关心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潘向黎说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无法给出确切的答复,但是她强调,“如果你真的像我这么热爱古诗词,我请求并且恳求家长们,不要强制孩子背古诗词。古诗词这么好的东西,不能把它当成硬行推销的东西,如果孩子跟古诗词的缘分未到,被强行推销以后,一辈子就完了。古诗词其实是风雅之事,风雅之事就是要随缘、自然,不可以强制。”

  潘凯雄十分同意不要强制孩子读古诗词的观点,他认为,对于古诗词的背诵要根据个人喜好选择,而不能去逼迫。而关于“古典风雅与当代生活”这一话题,潘凯雄认为,今天一定是昨天走过来的,有些东西是不会断的,是一以贯之的,其实现代的生活中本身有古典风雅的成分在里面。

  而此前在单向空间的一场有著名作家、评论家李敬泽到场的对谈活动中,潘向黎与李敬泽同时提到了诗人韦应物,韦应物是潘向黎特别喜欢的一位诗人,《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中就收录了五篇评写韦应物的文章。潘向黎说,韦应物不像很多诗人把生活过得穷困潦倒,让人同情、悲愤,他是一个在现实生活里能把自己安顿得比较好的人。李敬泽喜欢韦应物更多的是喜欢韦应物的人生态度:不装,不矫情,也不那么拼命地使劲。李敬泽认为,韦应物对世界的看法,从来不怨恨,也不自怜,就像他的名字“应物”一样,顺着这个世界,同时又是坦然地、有尊严地、有所持守地活下去。

  李敬泽和潘向黎都注意到了韦应物诗句中喜用的“凉”“微”二字,对此,李敬泽说,“今天讲‘生活家’,我认为韦应物就是‘生活家’。我们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热闹不算本事,看到这个世界的大也不算本事,真正修炼好了,像韦应物这样的,是看到那个‘凉’和那个‘微’。不管是我们的感官,还是我们的生活,当我们真正能够知道那个‘凉’‘微’在哪里,或者说我对那个‘凉’‘微’有感觉,这时候我们才算是成家了,生活才算是可以成家了。”

  潘向黎表示,当代人和古人之间其实有很多共鸣,古人虽不能与我们当面交谈,但依然能随时帮到我们,因为我们完全可以从古诗词中找到关于生活的智慧。潘向黎举例说,“那日,看到一个朋友微信里贴出来饮茶的照片,清静的茶室,井栏壶、汝窑盏,瑞香袅袅,荷花含笑,好不自在。她的文字说明却是:一个重要客户跑掉了,一个正在冲刺的项目卡住了,马上又要出国,行李都没时间准备,整个人失去方向,干脆先出来喝个茶。我马上为她点了赞,并且加了一句:‘若待皆无事,应难更有花’。意外的是,大家对我这句话有一百多个赞,我想大家都是有共鸣的。”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表示,“在读古诗的时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度叫重新发现,我在读《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时,就有一个重新被唤起的经历,书中有一篇文章,题目叫‘此生终独宿,到死誓相寻’,这两句被潘向黎拎出来后有一种特别打动人的力量,一下子就把我击中了,这两句诗在中国文学中似乎也不常见。其实,我们读古诗本身不是目的,说到底还是希望它能与我们的生命发生关联,跟当代生活发生关联,这也是读古诗的意义和乐趣所在。而潘向黎能够把古典诗歌作为隔离日常琐碎的帘幕,辟出一块回归内心的空间,这是需要我们学习的地方。”(完)

作者: 编辑: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