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千嬅:不同年纪选择不同的新开始

2018-11-15 09:17  来源:金羊网

  在近日举办的第27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式暨第34届大众电影百花奖颁奖典礼上,演员、歌手杨千嬅以一曲《星光》闪耀舞台,这也是她时隔14年再次来到金鸡百花电影节。在正式演出前,她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专访。采访杨千嬅更像是“姐妹淘”之间的聊天,她没有架子,会亲切地分享工作生活之余的“内心戏”,甚至大方吐槽“我自己都不想管理自己,就别提管别人了。”电影“春娇志明三部曲”之后,杨千嬅一直没闲下来。她和郭富城主演的电影《麦路人》刚刚杀青,由她主演的电视剧《多功能老婆》将于明年上映,更重要的消息是,她即将在内地开启巡回演唱会。“这是我第一次在内地做巡演,非常期待,但也很有压力。这是属于我自己的一出戏,只要能顺利演出一场,我都会很开心。”

  电影:聚焦底层,饰演歌女

  在聚焦现实的新片《麦路人》中,杨千嬅不再是余春娇式的白领形象,她饰演一名在庙街唱歌的歌女,在庙街生活了十多年。郭富城则饰演落魄的金融才俊,因投资失败,人生跌入谷底。在庙街一间小餐厅,同是“天涯沦落人”聚在一起。“麦路人”又称“麦难民”,指的是晚上无家可归,选择在麦当劳过夜的底层劳动者。曾有媒体报道一名露宿妇人在香港某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孤独死去,引发人们对“麦路人”的关注。《麦路人》聚焦的正是处在香港贫困线以下这群人的境遇。影片郑保瑞操刀监制、黄庆功执导,万梓良、张达明、鲍起静等演员加盟。

  郭富城在开机时曾透露,他在看剧本时就被深深打动,和经理人说一定要接这部戏,因为很久没遇过一部香港电影给他这么深刻的体会。杨千嬅也说,接到剧本时她正在拍摄一部无线剧集《多功能老婆》,拍剧拍得整个人很虚,但还是接了下来。“《麦路人》很有挑战性,我很入戏,一度累到对白都说不出,还有很大的黑眼圈,城城说有黑眼圈就对了,叫我别补妆。”杨千嬅说:“拍这部电影我学到很多,了解到社会底层的人怎么生活。原来失败对男人的打击是这么大,有时男性比我们想象中更脆弱。”杨千嬅坦言,《麦路人》让她走进了不同的社会面向,也希望今后能有更多机会演出不同阶层的角色。“虽然演这样的角色会比较辛苦,需要花时间做调查,了解人物的习惯,背后的心理情绪等等,但这样演下来,自己也收获满满。”

  在杨千嬅看来,女性在不同年纪可以选择不同的新开始。“剧本就像一本书,在不同年纪可以读出不同的内涵。以后我还是会演喜剧,喜剧也有不同的表演层次,如果我现在还按年轻时那样去演,肯定不合适。”很多人以为新剧《多功能老婆》是一部喜剧,但她认为并不是。“这部剧讲的是失婚女性怎么从谷底状态重新走出来,很接地气,这个角色很坚强,换个角度来说,也可以说她是个狠角色。”

  音乐:内地巡演,考验体力

  今年杨千嬅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影视剧,明年她的大项目则是首个内地巡演。“音乐是我出道的初心,明年的巡演正在筹备,我会参与制作,希望能将伴随自己在香港成长起来的这些歌曲,和内地歌迷分享。”当被记者问到对演唱会有什么目标时,杨千嬅很实在地说:“首先是能顺利举办,其次是把门票卖光。这是属于我自己的一出戏,每上演一场,我都会很开心。办演唱会很不容易,场馆时间、制作、主题,需要考虑的方面特别多。”前不久,杨千嬅参加“国风极乐夜”盛典,在鸟巢演唱给她很不一样的体验。“场地特别大,你感觉自己被热情的观众包围,一激动,就很想把自己的声音用力推出去,但其实这个技巧是不对的,因为你在用麦克风。准备演唱会是需要训练的,怎么运嗓,怎么用音乐抓住观众,怎样保持持久力,都是很大的考验。”在她看来,音乐不分南北界限,最重要的是歌手的专业和诚意。“现在的观众都非常厉害,如果她喜欢你,会尝试去阅读你的内心,你如果足够专业和有魅力,观众一定能感受到,会走近你去学习和了解。”

  杨千嬅很喜欢运动,这也是她训练演唱持久力的方法之一。“运动也是宣泄情绪的一种方式,每周我会花2天时间做力量训练,每次一个半小时,还有3天会爬山,每次走10公里。”她说自己太喜欢吃东西,还嫁了个吃货老公,必须要靠运动来平衡。“前几天我看到他一个人吃掉5只大闸蟹,眼前忽然出现一个画面,我们老了之后可能会身材走样,肿得像个球,爬山都爬不动,想想我都觉得很恐怖。”

  生活:个性很急,学着慢活

  谈到中年女演员有可能要面临事业的转折,今年44岁的杨千嬅说,她也曾有过很焦虑的阶段。生完孩子第二年,她担心今后不会再有《新扎师妹》这样的代表作。直到有次遇到一位投资人,对方说:“千嬅,很多演员在不同年纪都有不同的代表作,现在你演不了20岁的方丽娟,但方丽娟也会长大、变老,也会走向60岁,演年轻的角色可能会尴尬,但不代表以后就没有你的表演空间。”这番话让杨千嬅重新思考:“首先我要把自己重新定位,我现在不介意演妈妈,年纪再大一些,我也不拒绝演奶奶。角色会成长,演员也在成长,女演员千万不要因为年纪而自我局限,之前演过的角色,都是为今后的表演积累经验。”“焦虑是你没有把自己想清楚,整个人很乱,我焦虑时会把自己关机,坐下来喝杯咖啡,什么都不想,过15分钟可能就重启了。”杨千嬅的性子急,现在开始学着“慢活”,压力当然有,但她在努力平衡。“过去20多年,为了自己在事业上的满足感,我一直往前冲,可能有时会忽略了家人。现在我更清楚平衡自己的身份角色,结婚后要面对的是三个家庭,既然我选择了家庭和孩子,我的命就不只是属于自己的。除了工作在继续,家庭也非常重要。”

  她也感叹这些年女性要承担的责任变重了,“这几年我经历了很多成长,当你真正意识到人的生命有期限,会特别珍惜人和人的关系。我们都是凡人,都会有情绪,有时看电影就是希望能在别人的故事里找答案。”不过,刚说完这么成熟的一番话,杨千嬅还是暴露了自己的少女心,她说:“其实每个女生都有少女梦,我心里有一小片空间是给自己的,这是直到死去那天都要保留的。”直到今天,杨千嬅仍然很感谢出道前在医院当护士的经历,“我心里的少女梦无穷无尽,直到我到了医院,看到很多生老病死,发现生活不能做梦。当护士这段经历让我学会观察、分析、反映,如果上天没让我去当护士,可能我现在都不知该怎么和人沟通,是那段经历把杨千嬅抓回正常的生活。”

作者: 编辑:肖珊